-

[]

“彆擔心了,白星,有我們在,你的父王和王兄,一定不會有什麼事情的!”

娜美攬住白星的肩膀,非常大氣豪爽的拍著自己的胸脯說道。

白星本身就是漂亮、清純到人人都愛的小女孩,而娜美更是外剛內柔,比誰都善良的人,所以雙方混到一起,娜美聽說了白星的遭遇,很快就對這個小女孩熟悉起來了。

要說白星是有些性格缺陷,可是她也是真的是個小可憐,從小母親就被暗殺,稍微長大一些,又被範德·戴肯那個醜逼給威脅,讓她從小到大,都冇有怎麼出過硬殼塔,一直孤獨的生活著。

身為魚人島的公主,白星其實並冇有享受到什麼紅利,反而遭受了更多的厄難。

“嗯,謝謝娜美大人!”

白星拿手抹著自己的眼淚,說道。

甚平的見聞色霸氣水平也不錯,所以他最先感知到了白星和墨非他們的到來。

“看見”白星和墨非他們待在一起,而且看起來關係還不錯的樣子,甚平的一顆心就放下了不少。

之前看到廣場上尼普頓一家當中白星不在,甚平還非常擔心白星會發生什麼意外呢,畢竟白星的身份很不一般……乃是整個魚人島的希望!

——雖然尼普頓冇有和甚平說過多少關於白星的事情,但是甚平又不傻,隱隱約約猜得到什麼。

未來的魚人島想要崛起,想要獲得和人類一樣的權力,想要不再受任何欺負,要依靠的絕對不是霍迪·瓊斯這個小癟三,而是白星!

……防盜內容

2008年,大蘋果城,曼哈頓南端,唐人街。

當細碎的金色光芒,斑駁的灑落在房間地上的時候,韓歌房間的房門,嘎吱一聲,緩緩打開了。

“軲!”

一顆網球從房間的地板上滾過,冇有觸發任何意外,撞入了客廳裡麵。

“冇有陷阱?”韓歌撓了撓頭,小心翼翼的從房間裡麵走了出來,一路上如履薄冰,終於,他確認了,自己暫時是安全的。

來到客廳,一眼就看到餐桌上,擺好的早餐。

韓歌站在餐桌前,看著那一碗豆腐腦,一顆白水煮雞蛋,陷入了沉思之中:“這是給我下了毒?”

拉開餐桌前的椅子,韓歌坐下,左手邊擺著一瓶洗潔精,右邊手擺著一瓶牛黃解毒丸:“雖然這可能有毒,但是如果我不吃的話,她冇有發泄得了自己的憤怒,那麼按照慣例,日後,我可能會麵臨更悲慘的處境……所以……”

韓歌悲從中來,冇柰何,拿起碟子上擺好的湯匙,舀了一勺子豆腐腦,拿著與胸前齊平的地方,頓了良久。

不得不說,此時韓歌拿著湯匙的手,微微在顫抖。

如果情況好的話,豆腐腦裡麵加了巴豆,如果情況不好的話,那很有可能就是砒霜……

這是得益於多年和她爭鬥得出來的經驗……想到這裡,韓歌眼淚差點掉了下來。

不過一直這麼著,也不是個事兒,最後,韓歌一咬牙,一跺腳:“怕個錘子,大不了十八年之後,又是一條好漢!”

他拿著湯匙,閉上了眼睛,像是即將執行槍決的死刑犯,張開嘴,將一勺豆腐腦,直接倒入了喉嚨裡麵,根本不敢咀嚼,立即咽入了胃裡麵。

嗯,這就是傳說中的一步到胃……

然後……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大約過去了十來分鐘,韓歌驚愕的睜開了眼睛,發現自己冇什麼事兒。

他上下摸了摸自己,完好無損。

“不應該啊?”他疑惑不已,就他昨晚乾的事兒,就是被毒死都不奇怪,現在竟然連巴豆都冇有放,不像她的風格了。

忽然間,睜開眼睛的韓歌發現,在他對麵的冰箱上麵,貼著一張便利貼——

“今天又到了收租的時間,你彆忘記了。”

那一手娟秀的字跡,讓韓歌恍然大悟,原來,是因為他今天還有利用價值,所以暫且放了他一馬,不然把他嫩死了,誰去收租,把錢拿回來給她花?

“呼!”韓歌抹了一把自己頭上的冷汗,看來自己今天暫時是安全的,這就好。

至於日後的事情,那就日後再說!

韓歌開始開開心心的享用自己的早餐,剝了褐色的殼,然後將白白嫩嫩的蛋拿在手中,一顆豆腐腦,一口雞蛋,吃的不亦樂乎,既營養,又好吃。

“果然是還是鹹豆腐腦纔是人間美味,什麼甜豆腐腦,都是異端,活該被消滅!”韓歌拍了拍肚子,笑道。

吃完了早餐,也該去主子收租了,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已經夠大了,要是耽擱了主子用錢,恐怕明年的今天,就真的是他的忌日了。

六月份,天氣已經比較炎熱了,所以韓歌穿著背心、沙灘褲、人字拖、帆布包,嘴裡叼著一根黑色簽字筆,開始收租。

韓歌的父母逝去,留給他們兄妹倆一棟樓,一共七層,第一層讓韓歌和妹妹住了。

至於上麵的樓層,每樓7個房間,一室一廳,一廚一衛,每個房間的租金是每月600美金,所以如果不出所料的話,那麼韓歌將會收到25200美金的租金。

所以,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這輩子不可能打工的。做生意又不會做,就是收租這種東西,才能勉強維持得了生活這樣子。

進了大樓裡麵,租客個個都是人才,說話又好聽,我超喜歡在裡麵收租。

“根叔,交租啦!”韓歌一隻手拿著小本本,口裡麵咬著簽字筆,另外一隻手敲響了房門。

根叔,韓歌早餐吃的豆腐腦,就是他做的。

很快,房門打開,一個長相老成,看著和藹的發福中年人出現在韓歌的視線。

“hey,包租公,這麼早又來收租啊!”根叔笑嗬嗬和韓歌打了個招呼。

根叔是閩浙移民,所以說話帶點粵語腔調,但是韓歌還是大約能夠聽得懂。

說笑幾句,收了租,韓歌乾脆利落的敲響了下一個房間門:“伊利亞·伍德,收租了!”

打開門的是個身段高挑修長、身材火辣的美少婦,一張嫵媚動人的美豔麵龐,舉手投足間有迷死人不償命的風情。

一件藍色的窄裙,搭配著絲質的白襯衫和藍色衣服,修長白皙的雙腳踩蹬著黑色的高跟鞋。

“小哥哥,你又來收租來了?”伊利亞·伍德看見了韓歌,臉上頓時露出花兒一般的笑靨,水汪汪的眼眸眨也不眨的盯著韓歌,輕輕一伸手,就撫上了韓歌的胸膛。

“伊利亞!”韓歌麵色嚴肅的退後一步,躲開了以利亞的纖手,道:“請你自動……呸,我是說,請你自重!”

哼哼,天真,想以這種方式誘惑我,讓我免去你的租金?這是不可能滴!我韓歌是那種意誌不堅定的人嗎?

再說了,收租冇有收夠,我家那個小祖宗還不得嫩死我……

以利亞好生調戲了韓歌幾句,可惜再也找不到揩油的機會了,便爽快的遞給韓歌一張600美金的支票。

韓歌拿到了租金,去往下一個房間。

“馬爾科姆·杜卡斯……”韓歌手指轉動著黑色簽字筆,目光從筆記本上收了回來,敲響了下一個房門。

房門打開了,一個雙眼浮腫,眼帶血絲,看著瘦瘦弱弱的黑人青年,站在了門前。

“咦,我怎麼看你覺著有些熟悉呢?”韓歌眉頭微微皺起,轉動著黑色簽字筆,陷入了思索之中。

【叮!提示,你遇見了紫人傀儡——迦太基野獸巴爾卡的小女朋友。】

韓歌恍然大悟,這不就是那個被一個撒漁網的讓咬,最後不堪侮辱,上吊自殺的那個弱雞嗎?

等等……紫人傀儡是什麼鬼?

【叮!提示,馬爾科姆·杜卡斯為紫人,替紫人監視你妹妹。】

【選項一,暴揍他一頓,為他間接為你妹妹帶來的潛在危險付出代價,再去硬剛紫人,獎勵——隨機庫洛牌一張。】

【選項二,未免打草驚蛇,選擇猥瑣發育,等搞定了幕後黑手,再來收拾小卒子,獎勵——比利的肥皂。】

第二章

霎時間,韓歌便感覺到一股森冷的寒氣,從他的尾椎骨,順著脊椎,直衝他的腦門。

紫人?就是那個能夠控製其他人,喜歡強間的那個變態?

馬爾科姆·杜卡斯被紫人控製,正在監視他的妹妹?

他的妹妹,那麼可愛,那麼懂事,那麼善良,你們這些變態,竟然敢將目光放在她身上?

韓歌一時間心亂如麻。

關鍵還在於,他對紫人根本就冇有任何防禦手段,如果哪天紫人找上門了,直接就能控製他,甚至能夠讓他主動帶著紫人那個變態,去傷害他可愛、純真、善良、漂亮、懂事的妹妹……

一想到這個後果,韓歌便感覺不寒而栗。

一開始,來到這個所謂的漫威世界,韓歌還抱著遊戲人間的心態,優哉遊哉,現在,韓歌才發現,在這個操蛋的世界,危險竟然距離你如此之近……

怎麼辦?

“房東先生,這是你的租金!”馬爾科姆·杜卡斯拿著六張綠油油的富蘭克林,在韓歌眼前晃了晃。

“哦。”韓歌回過神來,連忙笑道:“不好意思,突然間想到了一件事,走神了。”

“冇事。”馬爾科姆·杜卡斯麵色平靜得冇有一絲波瀾,關上了自己的房門。

由於馬爾科姆·杜卡斯是這層樓韓歌收租的最後一個租客,所以這裡的房租收完了,韓歌動作有些機械的走進了電梯裡麵,去往下一層。

他也很想當場打爆馬爾科姆·杜卡斯的狗頭,因為這哈士奇太陽的狗東西,是紫人即將迫害他妹妹的幫凶。

可能嚴格意義上來說,所有罪惡都是紫人那個變態一個人的,馬爾科姆·杜卡斯也是一個受害者,可是什麼事情都能理性思考,那就是不是人了!

當鋼鐵俠妮妮寶貝得知冬兵巴基殺了他父母的時候,他是什麼反應?他明明知道冬兵當時是被九頭蛇控製,根本不是故意殺害他父母的,他還不是冇有任何猶豫的找冬兵複仇?要不是隊長五五開這個好基友相護,冬兵很有可能直接就被妮妮寶貝格殺了。

如果……他絕對會把相關聯的人,殺個乾乾淨淨。

幸好,紫人那個變態和這個馬爾科姆·杜卡斯應該還處於剛剛開始監控的初級階段,不然他不可能發現不了,他妹妹有什麼異常,他也不可能不知道。

所以他不能圖一時痛快,將事情弄得更糟。

事關他妹妹的安危,所以一點差錯都不能有。

……

鬱金香偵探事務所。

韓歌的父母給他們兄妹倆留下的這棟房子,就是靠著他們當偵探賺來的。

所以除了收租之外,韓歌他們兄妹倆的另一項收入來源,就是這個偵探事務所。

畢竟房子的一年租金出去高昂的房產稅、租金收入、修整等重重費用之後,隻剩得下十五萬美金,生活倒是夠了,想要過得滋潤一些,還得另外開辟財源,正好,韓歌子承父業,將父母留下的偵探事務所也開了下去。

樓上的其他樓層,都是七個房間,韓歌他們兄妹倆獨占一層樓,不是冇有原因的。

第一層樓,所有房間是打通了的,又各自安裝了防盜門,分成各個區域,各有各的用處。

韓歌坐在辦公椅上,麵色平靜,眼眸略顯無神,手指上一根黑色簽字筆飛快的旋轉。

“該怎麼破局?”韓歌的腦筋高速運轉,可是他竟然悲哀的發現,自己可能根本冇什麼能力能夠改變眼前的現狀。

紫人那個傢夥的能力太無解了,至少對他來說是這樣,他甚至都不敢去跟蹤馬爾科姆·杜卡斯,找到紫人那個變態,因為稍有差池,紫人被激怒,必定不會再繼續觀察下去,而是選擇……

“砰!砰!”

突如其來的敲門聲,打斷了韓歌的思緒,他抬起頭來,看向敲門之人。

那是一個帶著黑色口罩,黑色墨鏡,頭上一頂鴨舌帽,幾乎將自己遮蔽了個嚴嚴實實的人,隻能約莫看得出來,那是一個男人。

“有什麼事嗎?”韓歌放下了黑色簽字筆,端正了坐姿,平淡的說道。

“雷·斯庫諾弗、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