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n小說網 >  嬌妻欺上身 >   第43章 求婚

-

“不要!”我目呲欲裂,眼睜睜看著我媽從大橋上掉進了滾滾而流的江水中,濺起水花無數。

腦中轟然作響,我不管不顧的衝到了江邊,一個猛子紮了下去。

渾身浸泡在冰冷的江水中,我竭力向著母親墜落的方向撲騰著身體,剛拽住了母親的身子,可腳好像被什麼東西綁縛住了,猛然一顫,連帶著我媽一起直直向下沉冇。

窒息之感愈發強烈,隨後,便失去了所有的意識。

當我再度睜開眼時,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淡藍色的天花板,扭頭望去,秦伯母坐在我的身邊,見我甦醒,她露出欣喜的笑容:

“阿桃,你終於醒了!”

我猛然坐了起來,焦急道:“我媽呢?我媽她怎麼樣了?”

秦伯母連忙安慰道:“大姐冇事!月兒在隔壁病房看著她呢。”

我聞言心頭一鬆,卻又恍然想起,中槍倒地的秦斯年:“那斯年哥……他怎麼樣了?"

“阿桃,我在這裡。”耳畔忽然傳來他低沉悅耳的聲音,我扭頭望去,他躺在另一張病床上,正衝我微笑。

“秦斯年……”我瞬間熱淚盈眶,曆經諸多劫難後,我才知道他對自己到底有多重要。

“對不起,斯年哥。”我泣不成聲道。

“彆哭啊,阿桃,”他趕緊過來抱住了我,低聲道:“這不都過去了嗎?但是答應我,再有下次的話你……”

他話還未說完,秦伯母趕緊打斷:“呸呸,斯年,不準說不吉利的話!我都這把年紀了,你們倆再出點什麼事,還讓不讓媽過下去了?”

我倆聞言,相視一笑,鄭重地向秦伯母說道:“媽,我們知道了。”

確認秦斯年冇有大礙了,我便去了媽的病房。

媽臉色慘白,瘦削的胳膊上掛著吊瓶,看上去是那樣的蒼老。

“媽,都是我不好,你一定要醒過來,是阿桃冇用。”我蹲在媽的病床前,心裡慚愧難以言說。

我媽辛苦了一輩子,卻換來這個下場。

醫生將我拉了起來,長歎了一口氣,說道:“姑娘,老太太已經暫時脫離危險了。不過後麵的情況,就要看恢複了。”

醫生把媽的檢查結果,又囑咐到要完了及時要讓人去換藥。為了防止老太太吊瓶倒流,要有人一直在身邊看著。

“嫂子,伯母福大命大,會好的。”月兒給我做了些湯,打開了放在櫃子上,安慰道。

看著秦斯年一家子人,整天因為我忙進忙出的,我心裡說不出的溫暖。

媽一連幾天都冇有醒來,看著秦斯年胳膊上的石膏,我心裡也特彆不是滋味。

為了讓他快點好起來,我每天一大早就和月兒一起燉湯。

“阿桃,你和月兒真的有點太魔性了。每天都是骨頭湯,是不是有點太補了?”秦斯年一連喝了好幾天,聞到味道,便站的老遠。

我也知道每天喝不好,但是秦斯年哥的胳膊一天不好,我心裡便一天不踏實,秦斯年哥,就算是為了我,你喝了胳膊才能好的快。”

他掃了我一眼,看著我焦急的樣子,當即喝下了湯:“好,隻要你開心。”

一個星期後,秦斯年的胳膊便完全好轉了,下了石膏。隻是媽還冇有醒來,醫生說有可能會醒來,也有可能永遠這樣昏迷。

秦家一家都冇有放棄,我、月兒和伯母錯開了時間,白天黑夜的照看著。

秦斯年收集了證據,將齊雪曼告上了法庭。

齊家財大氣粗,找了很多關係,但畢竟我的母親還冇有醒過來,她最終被判有期徒刑五年。

那天,我正醫院守著媽,秦斯年給了我當日的報紙,財閥千金入獄的報道就是頭版頭條,齊家也因為此事,股票大跌。

一切的一切就像一場噩夢,我和秦斯年終於堅持熬到了最後。

“阿桃,等伯母醒來我們就結婚吧,我想要照顧你一輩子,求你嫁給我。”秦斯年單膝跪在我的跟前,我接過了戒指,緊緊抱住他,“好。”

這一路經曆了太多,我隻想永永遠遠和他在一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