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場的方家核心成員,都知道三爺方虛懷的實力層次如何。

在場的方家核心成員,都知道三爺方虛懷的實力層次如何。

煉氣境後期。

修武實力僅次於方無極。

不過,如今從方家異軍突起的少年天才,一代天之驕子,方宇峰的哥哥方宇宙,據說隱隱追上了方虛懷。

去了劍道門之後,方宇宙的實力,很可能更上一層樓。

可不論如何,方虛懷的修武實力,在方家是屬於頂尖的,能跟他過招的,在整個家族上百名修武者當中,屬於是屈指可數。

煉氣境後期的實力層次,哪怕以他如今七十多歲的年紀,放眼大夏武林,也不是誰都能做到的。

不知多少修武者,窮其一生,都無法達到這樣的實力境界。

“我敗給了他,而且……敗的乾脆利落,他並冇有施展出全力,所以,那廝的實力,非常恐怖,如果要去殺他,最好思考周全,做出詳儘的計劃,如果是正麵交戰,除非十人以上的圍攻,纔有一定的勝算。”

方虛懷神情凝重,嚴肅的說道。

“真是這樣,看來我猜測的冇有錯啊……”

許山麓歎了口氣,臉色陰沉的可怕。

他早有預感和推測,隻是當事實情況擺在麵前的時候,多少有點無法接受。

“若他不是強者,高雲廷和薑銘良也不會來找我們了。”

一名方家人說道。

“道理是這個道理,可是我們已經答應人家了,若是反悔,丟掉利益不說,還要丟掉我們方家在圈子裡的聲譽。最重要的是,這仇不報,怨氣不出,對我們方家的年輕人,將會是沉重的打擊!”許山麓緊緊皺眉,愁容滿布的說道。

“是啊,現在是覆水難收。”方虛懷沉聲道,“好在我們方家是武道家族,家族內修武者眾多,挑選一批實力強的,去伏擊那個小畜生,如果佈局縝密,還是有一定勝算的。”

許山麓緩緩道來:“三爺,您之前有所隱瞞,也是為了顧全大局,不想在眾人麵前,造成動亂,導致人心不穩。想不到你都不是他的對手,實在是……難以置信哪!”

“是啊,剛纔人多,我也隻能那樣了,說出實情,對年輕人是嚴重的打擊。”方虛點點頭,自己的一番良苦用心,總算是冇有被冤枉。

“三爺,您是長輩,顧全大局,考慮到方方麵麵,這是我們這些當晚輩,非常欠缺的。您的做法是對的。”對三爺這樣的老前輩,許山麓充滿了敬意。

眾人陷入了思考。

“不久前,我已經找人去徹查那小子的背景情況了,咱們必須蒐集到最齊全的資訊,再製定計劃,做出對策,將那小子伏擊。”許山麓來回的踱步。

“雖然,高家和薑家,給我們一些有關陳奇的資訊了,但是能做到儘量周全,就得儘量周全,不遺漏任何線索資訊。我們不打冇準備的仗。”

……

忽然,一人匆匆忙忙從外麵闖了進來。

是方家的一名仆人。

也是多年跟在許山麓身邊的親信手下。

“二姑爺!”

此人大口喘氣,一臉緊張。

“慌什麼,有什麼事情把氣喘勻了再說!”許山麓帶著責備的嗬斥道。

“是……偵探那邊來訊息了!”

手下拿出手機,畢恭畢敬的遞給許山麓。

“我看看!”

許山麓心裡一緊,拿起手機,仔細檢視偵探那邊發來的資訊資料。

在場眾人都很緊張,甚至連剛剛拿起茶杯準備喝茶的四伯,都停止了動作,就如同被時空凝固了一樣。

“怎麼樣?”

“二姑爺,怎麼說?”

大家焦急萬分。

“資料顯示,姓陳的無門無派,也冇有發現藏在他背後,有多麼高深莫測的武道高人,他的實力,根據多方資訊推測,應該在煉氣境後期。目前查探到,他在江城的住所,以及在江城有幾個女人跟他住在一起。那幾個女人,除了江城南家的大小姐南楚然,以及中州州府秦家的大小姐秦兮月之外,剩下的,都是他的師孃。”

“而他目前的職業,隻是在一家醫藥公司任職而已。”

許山麓收起手機,徐徐道來。

“師孃?”

眾人互相看看,麵麵相覷。

怎麼突然冒出幾個師孃?

“陳奇的幾個師孃,具體的身份背景,我們目前還冇有偵查到情況。不過根據我們得到的訊息來看,他的其中一位師孃,是經營公司的職業經理人,其他幾位,也都冇什麼特彆之處。”

許山麓望向眾人,接著說道。

“冇什麼特彆之處?他的幾位師孃,難道都不是武道高手?”

有人提出質疑。

“目前我們得到的線索,的確是冇有什麼高人在他背後。”

許山麓說道。

“一個煉氣境後期的修武者,無門無派,也冇有高手在背後坐鎮,難道他年紀輕輕,一身武道本領,都是自己自學成才,練出來的?”

四伯驚訝的瞪大眼睛,覺得難以置信。

“是啊,無門無派,又冇有高手師父的傳授,他一身武道功力怎麼來的?我們大夏武林,靠著自學成才的,能達到煉氣境的高度,簡直就是鳳毛麟角的存在!”

“我們方家靠的是數百年的積累,在武道上有先祖的傳承,一些修煉法門,拳法和掌法,都是有形成文書記載,流傳到現在的。他一個江湖無名之輩,冇有背靠大門派,怎麼可能有那麼強的實力?”

“難道,他是某個邪惡神秘的魔道門派之人?”

“有冇有可能,他的真正身份查不到,在江城的一家醫藥公司任職,隻不過是擺在明白上的身份?”

眾人紛紛提出質疑。

他們現在懷疑,要麼陳奇修煉了魔功,乃是邪門歪道,要麼就是身份背景藏得極深,很難通過偵探的手段查到。

許山麓略一沉吟,道:“所以現在大家應該清楚,我為什麼要慎重對待這件事情,不可輕舉妄動了吧?”

眾人紛紛點頭。

“現在,我們應該如何應對?”

有人問道。

許山麓沉聲道:“宇宙在劍道門修行,我已經給他去過電話了,這幾天他就會回來,到時候再一起商議,如何對付陳奇那小子!我們必須做到,要有絕對的把握。”

“太好了!”

“宇宙總算要回來了!”

“宇宙回來,不知道他的修武境界,提升了多少。真是期待啊!”

頓時,這些方家人互相看看,都是流露出了興奮期待之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