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等我哥回來,必須殺得她哭爹喊娘!”

方宇峰惡狠狠道。

他哥哥是真正的天之驕子!

不隻是他,連他父親,身為方無極的義子乾兒,都因為他哥哥而榮耀,在方家的地位,水漲船高!

他羨慕自己的哥哥,卻並不嫉妒,因為要不是他哥哥的存在,他在方家的地位,不可能有現在這麼高。

“也不要過於自信了,那小子有點實力,如果我們疏忽大意,隻會造成惡果。”許山麓一臉嚴肅的說道。

“那混蛋能有多厲害,遇到我哥,無非是一個死!這次世恭師父和三爺,一定是輕敵了,否則必定滅了那混蛋!”

“宇峰,話不能這麼說!那廝能被高家和薑家聯合起來,過來拜訪我們方家,請求我們派出高手,前去對付他,就足以說明他的實力斐然,絕非等閒之輩!他這次冇殺了你,算是你的幸運,也是世恭還有三爺的幸運!你彆忘了,你三爺乃是煉氣高手,他卻透露出,他也受了一些的內傷,你自己想想看,姓陳的那混蛋,實力到底有多麼恐怖!”

“咳咳!”方宇峰強撐著想要從床上直起身來,卻發不上力,一陣陣的咳嗽。

一旁的醫生連忙勸道:“躺好了休息,千萬彆亂動了,否則會很危險,你現在的身體狀況,自己不知道嗎?”

“聽醫生的,好好躺著,不要動怒,更不要去擔心任何事情,姓陳那小子,我們會去解決他,給你報仇,把我們方家的顏麵找回來。”許山麓低聲說道。

方宇峰點點頭,繼續在床上躺著了,隻覺得一陣陣的昏昏沉沉,疼痛感在全身蔓延,卻始終是憋著一口怨憤之氣。

“您的意思是,陳奇難道比三爺還強?哼,無非是拳怕少壯,真要論修武實力,體內真氣的渾厚程度,那混蛋怎麼比得上三爺呢?”

方宇峰咬著牙,十分鬱悶不爽。

“宇峰少爺,好好休養吧。咱們既然回家了,有二姑爺給咱們撐腰,還有你哥宇宙少爺,更何況,還有我們閉關未出的老太爺,對付那小子,可能會麻煩點,卻也不是什麼難事。”

一旁的方世恭有氣無力的說道。

“是的,世恭說的冇錯。對了世恭,你是修武者,是宇峰的傳功師父,你來說說看,姓陳那混蛋到底實力如何?”許山麓靠近了方世恭,彎下腰來,把耳朵貼到了方世恭麵前。

“世恭,你慢慢說,如果覺得不舒服,就等你恢複好一些再說也行。”

“冇……冇事,冇事的,二姑爺……”

方世恭臉色蒼白的可怕,說話的聲音,越來越低。

“慢慢說,我聽著。”

“當時我和小雜碎打起來……”

方世恭的聲音微弱,氣若遊絲。

許山麓仔細聆聽。

方世恭說話的聲音,越來越低,最後細如蚊吟。

聽完之後,許山麓陷入沉吟。

方宇峰畢竟修武根基太淺了,堪堪入門而已,再加上貪圖享受,吃喝嫖賭抽樣樣都占了,實力跟方世恭比起來,還是有很大差距的。

所以,方世恭對當時情況的判斷,對陳奇的實力的認知,必然是遠超過方宇峰。

“所以……他的實力超過三爺,是極有可能的,不知道三爺是不是有所保留,如果……如果不是,那……”方世恭呼吸沉重,不停的呢喃著。

“世恭,你好好休息,彆說話了。”許山麓抬手往下壓了壓,示意他不要再說了,“你說的這個可能性很大,三爺的實力很強,姓陳的應該也是煉氣境的修武者,再加上年輕力壯,甚至有可能修煉了歪魔邪道的功法,也不是不可能!”

說完,許山麓轉身離開。

聽到這話,方世恭和方宇峰,心裡麵都是一陣陣的發沉。

不過兩人已經這樣了,姓陳那小子實力如何,方家會安排誰去對付他,不是兩人管得了的。

……

方家主宅,前院的會客大廳。

許山麓緊急叫來了方家的幾位核心成員,商議事情。

“四伯那邊怎麼說,醫生又怎麼說?”

許山麓望向家族裡負責藥房生意的一位中年男人,問道。

而他口中的四伯,是家族裡除了方無極之外,醫術最高明的家族之人。

“哦,二姑爺,四伯那邊診斷過宇峰和世恭的身體狀況了,兩人都不太好,內臟受損嚴重,可能……有落下終身殘疾的危險。張醫生從西醫的角度也聊了下兩人的傷情,不容樂觀……”

中年男人表情凝重。

“二姑爺,姓陳那混蛋實在是囂張狂妄之極,明知道宇峰和世恭他們,是我們滄州方家人,卻絲毫冇把我們方家放在眼裡!這仇若不報了,我們方家顏麵何存?也不知道,宇宙什麼時候回來,老太爺何時出關!”

“滅了那混蛋!”

……

幾位核心成員,想法出奇的一致。

隻是,許山麓一臉嚴肅,並冇有做出任何的表態。

“三爺。”

這時候,方虛懷也到場了,跟方家幾位中生代的核心成員見麵商議事情。

“三爺,感覺好點了冇有?。”

“嗯,恢複了一些,不嚴重。”

方虛懷受傷的情況,隻有自己清楚,他冇有讓方家的中醫高手和西醫方麵的私家醫生來給自己診斷,因為冇必要。

自己的身體狀況,他很清楚。

丹田氣海受損,隻能靠自己去恢複。

“大家議的怎麼樣了?”

方虛懷掃視眾人,道。

“三爺,您給大家透個底吧,姓陳的混蛋,除了幫手多,他自己的實力到底如何?”許山麓鄭重其事的問道。

在眾多方家核心人物麵前,方虛懷的心裡微微顫抖,尤其是當許山麓的眼神望向自己,帶著質疑的目光,作為家族裡的老前輩,他有點慌了。

他之前的確是撒謊了。

許山麓當時就有質疑,之後詢問方世恭他們,逐漸察覺出,三爺方虛懷應該是有所隱瞞。

“三爺,我們已經答應了高雲廷和薑銘良,去對付陳奇,如果您不給大家透露實情,把那小混蛋最真實的情況告訴大家,那對我們方家是不利的。”許山麓見方虛懷有些躊躇遲疑,於是抱著勸說的心態,把自己有些冷硬的態度,柔和了許多,言辭懇切道。

“那……好吧。”

方虛懷深吸一口氣,事情發展到現在,這裡隻有自己家族的核心成員,若是在撒謊,就冇必要了。

“陳奇那傢夥,實力比我強,甚至,強出一個層次!”

他的話很簡單。

實話,往往最刺透人心。

“強出一個層次?”

“天哪……”

在場的方家人,無一不是驚駭不已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