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藥家。

“什麼?長龍被廢了?”

彆墅大廳中,一名中年男子臉色一沉,眼含怒意的看著對麵前來彙報的一名勁裝男子。

藥雲炎,藥家旁係子弟,藥家家主的表弟,藥長龍父親!

“南雲真是好大的膽子!”

藥雲炎臉色難看到了極點,眼中充斥著熊熊的怒火:“立刻帶人去給我滅了南雲!既然他們能廢了長龍,必然是武者出手了,用武道界的規矩,給他們下戰書!”

“是!”

勁裝男子點頭應聲,轉身離去。

與此同時,一處夜總會辦公室中。

“父親,怎麼辦啊!”

李坤滿臉苦澀的看著自己的父親肥龍,眉頭緊皺著:“商家讓我們對付南雲,可是那陳南跟喬文傑有交情,而且,好像是救了喬家老爺子,有這種恩情在,要是我們繼續對付陳南,那喬家……我們這不是夾在中間了嗎?

更何況,那陳南也是武者,一招擊敗了光頭蛟,這樣的身手,我們這裡恐怕冇有人是他的對手啊!”

“不能這麼想!”

肥龍搖了搖頭,臉色凝重之中帶有一抹喜色:“越是困難的事情,才越能體現我們的價值,身手好算什麼?螞蟻多了還能咬死大象呢。

隻要能把這件事辦好了,商家必然重用我們,到時候,喬家那邊的威脅,便成為不了威脅了,難不成那喬家會為了那陳南跟商家開戰不成?”

“肥龍老大說的冇錯!”

這時,一道呼喊聲從門口傳來,一名青年走進了辦公室,正是商家商文成。

“成少?!”

看到商文成,肥龍微微一愣,急忙起身,拖著肥胖的身體迎了上去。

“肥龍老大不用客氣。”

商文成看著肥龍那一身一走路就亂晃的肥肉,嘴角抽了抽,輕輕擺了擺手,坐到了辦公桌前李坤的身邊。

“喬家那邊不用擔心,若是喬家出手,我們商家定然不會坐視不管,不過,陳南這邊,我們商家暫時不方便出手,就隻能交給你們了!”

商文成眼含深意的看著肥龍,嘴角浮現一抹輕笑:“肥龍老大,既然你想要投靠我們商家,那就要展現出自己的誠意。要是連一個從寧海過來的小小的陳南都收拾不了,那可就太過讓人失望了,這樣的人,你覺得我們商家會要嗎?”

聞言,肥龍神色微變,心中顫動了一下,急忙露出了一個諂媚的笑容:“成少放心,那陳南我們一定能拿下!一定能拿下!”

“那最好!”

商文成淡淡的一笑,循循善誘的道:“東海地下不是有一方武者勢力嗎?那一方勢力似乎跟肥龍老大關係不錯,可以借用一下,若是肥龍老大做成了,那方勢力,就是肥龍老大的勢力了!”

“什、什麼?!”

肥龍臉色猛地一變,眼中露出了一抹驚容,滿是驚駭的看著商文成。

商文成嘴角一彎,留給了肥龍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,起身離開了辦公室。

“爸,成少說的是……猛虎堂?!”

等到商文成離開,李坤滿臉震驚的看著肥龍,試探著問詢道。

“除了猛虎堂,哪還有武者勢力被稱為地下勢力呢?”

肥龍眼中的驚駭冇有絲毫的減弱,反而越發的濃鬱了起來:“冇想到,享譽東海地下的猛虎堂,竟然是商家的勢力,商家,隱藏的好深啊!”

“爸!有了猛虎堂的幫助,我們一定能除掉那陳南!”

李坤神色一喜,眼中浮現出一抹興奮之色。

陳南,昨天的屈辱,我一定會十倍百倍的找你討回來!

“不是要殺了他,而是要拿到南雲的掌控權!”

肥龍看了一眼滿臉興奮的兒子,輕聲提醒了一聲:“成少要的不是屍體,是南雲!”

“爸,你放心吧!我查過了,整個南雲,就靠著那陳南的人脈聚集起來的,隻要我們抓了陳南,南雲就是一盤散沙,稍稍給點壓力,就足以讓他們將配方和股份乖乖的交出來!”

李坤嘴角一彎,露出了一抹譏諷的笑意。

肥龍聞言點了點頭,冇有再說什麼。

有猛虎堂出手,那陳南必然會被抓來,到時候,有的是方法讓南雲妥協!

這時,一陣腳步聲傳來,門口傳來了一道呼喊聲:“龍爺。”

“進!”

肥龍輕聲呼喊了一聲。

哢!

辦公室門被打開,一名黑衣男子走了進來。

“龍爺,少爺。”

男子先向肥龍二人行了一禮,隨後低聲道:“盯著南雲工廠的兄弟傳回訊息,他們的工廠開始投產了!”

“投產?”

肥龍嘴角一彎,露出了一抹譏諷之意:“還想生產?好啊!那就從你的工廠下手!”

頓了一下,肥龍轉頭看向李坤:“坤兒,你去聯絡一下那邊,然後帶上我們所有的武者,等晚上的時候,去將南雲在郊外的工廠給他砸了。

不過,一定要讓那陳南知道,將他引去郊外,然後帶人伏擊了他,將他帶回來!”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