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家可是京都三大億萬豪門之一的存在,雖然跟武道家族比起來不值一提,但對於普通的豪門來說,絕對是無法抗衡的存在。

除了唐家之外,戰家也會罩著天影公司。

以秦天現在的實力名望,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討好他。

所以,天影公司在京都這邊,會以極快的速度發展起來。

但最後發展到什麼程度,就不是秦天能預料的了。

一直沉默不語的柳樹,找到秦天跟柳宗元聊完一個話題的空隙,忍不住問道:

“秦天,我能向你打聽一件事情嗎?”

“什麼事,你說。”秦天點頭。

“我想問問,你知道林佳瑤在哪裡嗎?”柳樹問道。

問出這個問題,柳宗元臉色微微一變,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秦天的臉色。

林佳瑤是柳樹的前妻,更是柳樹兒子的媽媽,但她同樣也是秦天的前妻。

說起來,秦天跟林佳瑤當初離婚,還是因為柳樹跟林佳瑤出軌導致。

所以,柳樹當著秦天的麵問關於林佳瑤的訊息,柳宗元怕秦天會生氣。

“林佳瑤?”

秦天一愣,點了點頭:“知道!”

他並冇有感到絲毫生氣。

因為如今在秦天的心中,林佳瑤早已成為了過去式,成為了路人甲。

之前他甚至還勸林佳瑤跟柳樹複合,好好過日子呢。

“那她在哪裡?”

柳樹連忙問道。

“她啊,就在唐家!”秦天淡淡說道。

“什麼?”柳樹臉色一變。

他最擔心的事情,果然還是發生了。

林佳瑤來京都參加秦天的婚禮,果然跟他死灰複燃了嗎?

隻是,柳樹想不明白的是,秦天已經跟唐影結婚了,林佳瑤住在唐家,難道唐影不會吃醋的嗎?

在柳樹的心中,唐影是一個非常強勢的女人。

唐家的家主,這種女人,怎麼可能容忍另外一個女人跟自己的丈夫搞在一起?

柳宗元的臉色也微微一變。

不過很快變成了苦笑。

他跟柳樹一樣,都誤會了,以為秦天又跟林佳瑤重新在一起了。

“秦天,你不要誤會,柳樹這麼問,隻是想讓她看看兒子而已,他不會跟你搶林佳瑤的。”

柳宗元連忙保證。

要是再因為林佳瑤的原因,導致柳樹跟秦天爆發衝突,那他可就難做了。

一邊是自己的兒子,另外一邊是公司的老闆靠山,他太為難了。

看看他們父子的臉色變化,秦天就知道他們想歪了。

“嗬嗬,柳總你想多了,我跟林佳瑤之間,早就成為過去式了。”

秦天搖了搖頭:“林佳瑤的確住在唐家,但是她可不是跟我住在一起。”

“她住在唐家,是因為她想要嫁入唐家,想跟我老婆的侄兒唐小龍在一起。”

“什麼?”

這話一出,柳樹臉色再次一變,接著咬牙切齒:

“可惡,林佳瑤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,她纔來京都幾天,就跟彆的男人搞在一起了。”

秦天的話,讓他心裡很生氣。

相比起來,柳樹寧願林佳瑤重新跟秦天在一起,也不願意她去跟彆的男人搞在一起。

“她是什麼樣的人,你我都心知肚明。”

秦天無奈說道:“柳樹,我奉勸你一句,林佳瑤這種女人,不適合娶回家當老婆。”

“當然了,如果你真的愛她,有把握勸她迴心轉意,你可以試一下!”

“她以前並不是這樣的性格,都是跟那個葉紅顏搞在一起之後,才變得這麼勢力。”

“林佳瑤跟你生了兒子,你可以用這一點來感化她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