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楚恬恬咬牙盯著封琳琳,簡直不敢置信,封琳琳這個蠢貨怎麼突然就這麼不好把控了!

她還試圖勸說,“可是琳琳你不回家的話,和家裡人的情分就淡了啊。”

封琳琳笑了,握住楚恬恬的手。

“恬恬我知道你都是為我好,但是呢,我哥哥說了,讓我不要擔心,隻要我不惹事,就一直是封家的血脈,是封家大小姐。我們封家人丁少,我爺爺和我哥哥是不會不認我,不管我的!我哥反正也不會算計我手裡那些財產什麼的,我還怕什麼?”

她和楚恬恬不一樣,楚恬恬自己不爭取不掙紮,就要讓楚家的豺狼給吞了。

但是她生來就是封家小公主,她是可以繼續躺贏的啊。

“可,可是你不管伯母了嗎?”

楚恬恬的聲音都尖利了起來,抓緊了封琳琳的手臂,封琳琳被她嚇了一跳,甩了下手。

“恬恬?”

楚恬恬這才忙放手,“對不起啊琳琳,我隻是擔心伯母。”

封琳琳眼眶發紅,她當然也是擔心媽媽的,但是她能力有限啊。

“我會給我媽媽請最好的刑事律師,儘量讓媽媽得到減刑,再疏通打點好牢裡,讓我媽媽在裡麵不至於太難過。

我打聽了,那個溫家媽媽是能救活的,那我媽媽就是殺人未遂啊,過幾年再爭取減刑,等我媽媽出來,我還能有財力照顧她。

可我要是再惹我哥生氣,我哥一氣之下把我也給收拾了,我就更幫不上我媽了,你說對吧?”

楚恬恬隻想說,對個屁。

封琳琳這樣,還怎麼幫的上她啊?

可是她張了張,卻發現封琳琳都想的很清楚了,她根本就不好再勸說,再勸封琳琳八成就要懷疑了。

她隻好點點頭,“這樣說倒也有道理,琳琳我感覺你長大了呢。”

“是吧是吧?那你快誇誇我!”

楚恬恬,“……”

她都快被氣吐血了,誇個鬼。

她胸腔起伏,呼吸越來越急促起來,封琳琳以為她是犯了病,忙將旁邊掛著的氧氣罩拿給了她。

等封琳琳離開病房,楚恬恬就氣恨的掃落了旁邊桌子上的所有東西。

她這一場病,可真是白生了!

不過好在,溫暖暖那女人已經離開了蘇城。

封勵宴的母親因為溫暖暖的原因,入了獄,溫暖暖的養母又被封勵宴的母親害的現在都冇醒來,都這樣了,她就不信兩人還能毫無芥蒂的在一起。

現在不是已經有嫌隙裂痕,暫時分開了嗎?

封氏。

封勵宴回到辦公室,羅楊便拿了一份調查資料上前。

“總裁,封猛剛剛讓人送來的。已經查出來了,那晚在酒吧門口的人裡有盛世地產的二少,視頻是他拍了傳播出去的。盛世地產最近在和我們爭奪新區改建的項目,很明顯,這是想拿夫人的事兒壞了封氏的名聲,好提高他們在政府那邊兒的招標機率。”

畢竟,黃茹月不僅是封勵宴的母親,手裡還握著好多封氏股份。

如今她成了殺人犯,政府就算是為影響,也會取消封氏的競標資格。

封勵宴的眸光冷了冷,隨意翻看了下那些資料,便丟在了辦公桌上,吩咐羅楊道。

“晚上的行程調整下,幫我約下遲瑞的金董。”

遲瑞集團也是這次新區競標的熱門之一,隻是因為有封氏旗下地產公司參與競標,遲瑞和盛世這樣的就略遜了些。

不過遲瑞和盛世集團,卻可以說得上是旗鼓相當的對手。

羅楊聞言便想明白了封勵宴約金董的用意,“總裁是要幫遲瑞拿下這個項目嗎?那咱們自己……”

“到時候提前放棄吧,這個時候低調一點好,對了,再讓公關部把今年集團籌備的慈善項目都拿過來。”

因為黃茹月的事兒,今天的慈善要做的更大更好才行了。

黃茹月這算不算是為社會做貢獻了?

封勵宴自己也想加大慈善投入,如果這樣真的能積德的話,他希望他和暖暖那個失去的孩子能夠有再回來的時候。

“去吧。”

揉按了下眉心,封勵宴示意羅楊出去。

羅楊知道少夫人走了,總裁心情肯定極度不好,也不敢勸,放輕動作退出了辦公室,輕輕合上了辦公室的門。

晚上。

封勵宴在會所包廂見了金總,不僅向其提供了一些封氏掌握的關於這次新區規劃改造的絕密資訊,而且還給了金總一份數據材料。

金董拿過去看了後,臉色就大變了,神情一時激動一時敬畏驚嚇,半響他才抬起頭。

“這……封總這份大禮,金某我收的燙手啊,受寵若驚了!”

“金伯伯不必如此,我也不是慈善家,不求回報的為遲瑞。”

“哈哈,封總這麼說我就安心多了。謝謝,來,我先敬封總一杯,我先乾爲敬,封總隨意。”

金董年紀都能當封勵宴的父親了,但是此刻卻恭恭敬敬的,隱有敬畏。

關鍵是封勵宴出手太狠了,剛剛給的資訊,足以讓遲瑞這次在競標之中拿下項目,pk掉盛世集團了。

最狠的是剛剛那份數據報表,一旦他提交,盛世集團就要麵臨被清查稅務的風波,乾乾淨淨是不可能的,經此一查,以後這蘇城還有冇有盛世集團都不好說了。

這樣的手段,雷厲風行的,怎能不讓人忌憚呢。

而封勵宴一離開包廂,金董便快速吩咐身邊的助理。

“你趕緊去查一查,盛世集團到底是怎麼招惹上這位閻羅爺的。”

若是不查清楚,這麼大的禮,他也不敢隨便收啊,這次欠的人情太大了。

助理答應了出去,辦事效率不算低,很快就告訴金董確切訊息,還把那段視頻放給金董看。

“所以,現在因為這個視頻的傳播,大家都在罵封總的那個前妻是狐狸精,也罵封總冇人性之類的,今天那位溫小姐還離開了蘇城,不知道是不是也和這個視頻有關。”

金董聽了倒哈哈大笑起來。

“到底是年輕氣盛啊,這是衝冠一怒為紅顏啊!盛世集團害的封總的心尖尖離了蘇城,這才讓我們漁翁得利了?既然是這樣,我們也不能白承人情。

這樣,你馬上查一查那位溫小姐去了哪裡,選兩套那個城市的彆墅馬上送給溫小姐。還有,等盛世集團陷入破產危機的時候,把盛世集團傳播視頻得罪封總的事兒傳播出去,也好讓圈子裡都知道,這件事的背後不是我們遲瑞,而是封少所為。”

金董也是個老狐狸,他可看的太清楚了。

封勵宴這哪兒是幫遲瑞,他這是收拾盛世集團呢,這樣才能敲山震虎,讓所有人都閉嘴。

再不敢提黃茹月的事兒,更不敢再背後搞小動作,中傷那位溫小姐,不然盛世集團就會是前車之鑒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