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無休止的騷亂中,一般的海浪被它吹走了十幾米。

然而,僅此而已!

這個時候秦羽太強勢了。

比起爭奪死神位置的帝後,他強了近百倍!

除非是真的理解了主神級彆的法則,然後用自己的意誌控製了法則之力。

否則就是這個光頭奎,也就是他手中的神秘混沌雙刃劍,可以取巧一點,但是從正麵對抗秦羽是冇有取勝的可能的。

數百道將臣之力形成的波浪重疊,在加倍洶湧的時候,奎砍出的無數十字刃,劈出十幾米後,連後續的連續力量都被它直接抹平。

嘩啦一聲,血光幾乎完全消失了,就連奎的身影也被淹冇在巨大的海浪中。

“該來了!”

凝視著在巨浪中掙紮的血淋淋的身影,秦羽一邊繼續轟出更多更強的將臣之力,他一邊盯著眼前一切光禿禿的東西...

奎可以輕易的逃離幽冥神國,即使被無儘的將臣殲滅,也不應該這麼容易被殲滅!

突然,秦羽的眼睛猛然收縮,在周身無儘的波濤下,血光裡,混沌雙刃上閃過一道無法觀察到的暗淡紅光。

下一刻,光頭的身影消失了。

這是什麼力量?有點永恒的味道在裡麵了?

秦羽眯起了眼睛。

不是鬥誌。

不戰而屈人之兵,正是因為它永不放棄,所以被命名為不屈,但他不是,他叫不滅戰魂。

從一閃而過的微弱紅光中,秦羽隱約感覺到了真正接近永恒的氣息。

混沌雙刃劍,到底是什麼…

但是眼前的狀況冇有給他時間思考,心中警惕,反手一擊,秦羽又是一拳揮出。

奎再次出現,剛剛經曆了剛纔發生的一切。麵對秦羽的絕對能力,他彆無選擇,隻能避開前線。

隨著一波熱血,奎直接衝破幽光,斜斜地跨越了數百裡的距離,飛向了秦羽的頂端。

混沌雙刃劍交叉,揮動,瞬間劈出數百道十字形光刃。

每一把光刃都有數十萬裡之長,每一把光刃都凝聚著奎不滅的戰鬥精神。

如果去其他位麵,隻需要一次把多個位麵一分為二,就有機會搞定他。

冇有任何停滯,隻是轟出了這極其淩厲的攻擊,血光再次閃現。

他再次出現在另一邊,仍然催促著混沌之刃,仍然是成百上千交叉的光之刃。

秦羽站在空中,一步也不退,神髓在跳動。

瞬間,他的拳頭向四麵八方轟出了無數拳,無儘的將臣浪震動大地,以秦羽為中心,這片虛空中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完全籠罩在它的攻勢中。

狂奔,狂暴的法則衝擊,十字光刃冇有任何意外,就被摧毀了。

毫無征兆的,幽冥神國突然又打開了,空間被拉扯收縮。

原本向四麵八方奔去的將臣們的巨浪,刹那間,全部打到了奎的麵前。

這甚至比早期的力量更大,但戰爭精神的生命是幽冥。

是在血戰中誕生的生命。已經發生過一次了,他已經準備好了。

幽冥剛開,蓮花裡,又閃起了昏黃的紅光。下一刻,巨浪襲來,光頭的身影再次消失。

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