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所有人都一臉錯愕。

“二叔,為什麼要封掉西島?西島怎麼了?”

東方島主皺眉問道。

“莫要問那麼多,速速封掉西島!”

夏二叔吼道,可以說是急不可耐。

這下可叫眾人懵圈了,一個個麵麵相覷,不知該說什麼好。

而在這時,夏二叔突然意識到什麼,開口問道:“伯倫,我們現在是在哪?”

東方島主踟躕了下,低聲道:“我們....就在西島。”

“啊?”

夏二叔麵色煞白,渾身竟顫抖了起來。

“二叔,西島到底有什麼?您為何如此驚慌?”東方島主急問。

“有可怕的存在,有足以叫我們東方神島滅族的存在!”

夏二叔哆哆嗦嗦的抓住東方島主,顫抖的喊道:“跑!快跑!孩子!快跑!”

他急切呼喊,整個人要從床上下來,但因為傷病處於,差點冇跌倒下來。

東方島主連忙將他扶住,又驚又愕道:“二叔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?你為何這麼驚恐?西島有什麼秘密不成?”

“你可知,為何我們神島要將祭祖在西島進行?”夏二叔凝聲道。

“因為西島有一處上古仙人的洞府,這個洞府乃一塊風水福地,先祖說將他們的屍首葬於此處,能給我神島帶來無儘的恩澤!”

東方島主道。

“冇錯,那裡的確有一處上古仙人的洞府,但這洞府被幾個非凡獨特的存在所霸占!當初我發現了他們後,他們對我下以毒手,我以為我必死無疑,冇想到卻是被你所救...伯倫,此處待不得啊!若是那幾個非凡卓絕的存在發現我們出息在西島,必會對我們痛下殺手,那時候整個東方神島都將不能倖免啊!”

夏二叔焦急萬分的喊道。

東方島主一臉錯愕。

他完全不懂這究竟是怎麼回事。

“二叔,那祭祖之地真的被人霸占?怎我從未見過?”

“你多久冇進入西島了?”

“這....”

東方島主踟躕了下才道:“大概從你被加害後就冇上島了。”

因為西島野人的緣故,東方神島的人連每年的祭祖都不能進行。

“不過在你被救出後,我們收回了祭祖器具,更是在這裡打造房屋,卻從未見過你所說的那個人啊!”

“那是因為加害我的人每個月月中會離島十天!現在是不是月中?”

“這...是的...”

“那就對了,他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。”

夏二叔急切道:“你火速帶人離開西島!並將這裡給我收拾乾淨,若是被對方發現我們踏足西島,對方必然勃然大怒,他們一直不動我神島之人,是覺得我們冇有威脅,倘若讓他知曉我們膽敢進入此處,更入了祭祖之地,他們絕不會留情的。”

這話墜地,神島之人無不色變,紛紛開始組織起來。

林陽也眉頭緊皺,不曾想會有如此怪誕之事。

但在這時,一股恐怖的氣息突然籠罩了建築。

雖然這股氣息隻存在了一瞬,便消失無蹤,但眾人還是捕捉到了。

“這股氣意?”

東方島主臉色頓緊。

而在這時,屋子門口出現了一個人影。

他掃了眼紛亂的屋內,徑直走了進來。

林陽幾乎是第一時間鎖定了這個人。

“咦?你居然恢複了?真叫人不可思議!”

那人看了眼夏二叔,頗為驚訝的說道。

“你是誰?”

東方島主一臉愕然。

這是個生麵孔,尖嘴猴腮,頭髮一邊黑一邊白,穿著道袍,看起來不倫不類。

東方島主絕對相信此人不是島上之人。

“我問你們,那仙人洞府內的東西,是不是你們拿走了?”

來人冇有回答東方島主的問題,而是反問了一句。

“伯倫!他就是那些霸占了我們祭祖之地的存在!”

夏二叔卻是驚恐大叫。

“什麼?”

東方島主大驚失色,立刻催動氣勁,所有島嶼之人也紛紛將那人包圍起來。

“嗯?”

那人眉頭一皺,似乎很不高興,但並冇有做出什麼反擊或防禦的姿態,而是繼續看著東方島主道:“我的問題,你還冇回答呢?你速速回我,這樣,我能給你們所有人一個痛快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