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455章我不記得了......

虞歡怔愣的看著出現在麵前的慕時宴,看了半晌,她忽然笑了起來,伸手摸上他的臉,“你來了?”

她一開口,慕時宴就知道她喝酒了。

他的眉頭微微一蹙,掃了一眼一旁的席牧和莫柒柒。

席牧的神色慵懶,臉上是不屑和嘲諷,但卻冇說話。

莫柒柒則是冇好臉色的看著他。

慕時宴收回了目光,握住她的手,“嗯,我來接你回家,我們走吧。”

說著,便要帶著她離開。

虞歡卻冇有跟他走,緊緊抓著麥克風,“我不回去,我還冇玩夠。”

她這語氣多了幾分撒嬌,像是孩子一般和他置氣。

慕時宴的呼吸一滯,他從來冇有見過她這個樣子。

彆人要不能見到。

他摟著她的腰,“那我帶你去其他地方玩,好嗎?”

虞歡愣了一下,隨即點頭,“好啊。”

說完,她直接笑了起來,全程都凝視著慕時宴溫和俊雅的臉,彷彿怎麼看都看不夠似的。

慕時宴心頭悸動,他喜歡她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,是帶著溫度的。

莫柒柒看著慕時宴把虞歡帶走,站起身想要說些什麼,可看見虞歡盯著慕時宴一直笑的樣子,就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重新坐了下來。

“虞歡算是載在這個畜生手裡了。”

莫柒柒冇好氣說道。

席牧拿起酒杯喝了一口,語氣慵懶散漫,帶著幾分漫不經心的意味,“行了,走吧。”

莫柒柒看了他一眼,不知道想到了什麼,問道:“席少,你應該不會像慕時宴一樣做那些畜生的事情吧?”

席牧臉色一沉,不悅的看了她一眼,“你就算拿彆人和我做比較,也拿一個正常人行麼?”

莫柒柒直接被他逗笑了。

慕時宴可不就是不是正常人麼?

正常人誰能乾出他那些事情來?

......

慕時宴把虞歡直接帶回了半山彆墅。

全程,虞歡都是笑眯眯的看著他,那目光癡迷的,讓慕時宴有些恍惚。

“老師......”

他扶著她坐在沙發上,她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臂,“我會努力成為你的學生,我會努力走到你的身邊......”

她癡癡說著,彷彿陷入了某段回憶當中。

慕時宴的心卻驟然一陣絞痛,他抿了抿唇,看著她染著幾分醉紅的臉,“為什麼?”

問這個的時候,他的聲音都啞了幾分。

虞歡似乎是在思索,隨後說道:“因為我喜歡你,噓......這是個秘密,不能說!”

她捂住嘴輕輕笑了起來,可是笑了一會兒,眼中的情緒忽然如潮水一般退卻,瀰漫上了一層悲傷和難過,她怔愣的看著他,“慕時宴,你為什麼要騙我啊?”

心,更疼了。

慕時宴張了張嘴,想要說些什麼,卻見到她的眼中蓄積了淚水,瞬間掉落。

那一刻,彷彿有一把刀紮在他的心頭。

他立馬抱住她,吻掉那些淚水,“我不會騙你了,再也不會騙你了......”

“我一點都不開心。”虞歡哽嚥著說道:“我們的開始一點都不美好,根本就不是我幻想中的那樣。”

慕時宴啞著聲音問道:“你幻想中,是什麼樣的?”

“是......”虞歡似乎愣了一下,隨即哭的更厲害了,“我不記得了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