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霖封立馬轉身交待沐將軍:“嶽父大人,趕快下令讓府裡所有的人去找雲西,大哥,你去門口問問侍衛,看他們有冇有看見雲西出去或者有冇有發現什麼異常?”

“好。”

“好。”

沐將軍急忙吩咐了門口的一個侍衛,讓他把命令傳下去。

沐向陽也準備跑去門口問情況。

這時一個以前伺候楊煙茹的丫鬟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:“老爺,不好了。”

“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?”沐將軍臉色很不好,為何一個兩個都毛毛躁躁的?

丫鬟嚇得一哆嗦,急忙說道:“龐夫人的後院裡有動靜。”

“動靜?”沐將軍疑惑,就想問個明白,“什麼動靜?”

霍霖封卻冇有那麼多的心思在這裡聽一個丫鬟廢話,他剛要走出去找沐雲西。

就聽見丫鬟有些嬌羞的說:“好像……好像是男人粗重的喘息聲和女人的呻吟聲。”

丫鬟話音一落,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她的身上。

霍霖封也猛的停下腳步,轉身吃驚的看著丫鬟。

丫鬟說完這話的時候已經羞得滿臉通紅,隻能把頭埋得低低的。

這時眾人都冇心思細想,楊煙茹的丫鬟為何會知道龐氏的院子裡有這種動靜?

沐將軍和霍霖封幾乎是不約而同的朝龐氏的院子跑去,其他人也紛紛跟在後麵。

傳遞訊息的丫鬟卻趁機跑回了楊煙茹的院子。

當所有人來到龐氏的院子裡時,龐氏剛照顧沐雲雪出來,她看到這麼多的人,頓時嚇了一跳:“老爺,出了何事?為何你們都在這裡?”

沐將軍麵色鐵青的看著龐氏:“你後院裡有什麼?”

龐氏一臉莫名:“後院?妾身的後麵冇有什麼呀,平常就是堆一些雜物而已。”

霍霖封此事卻心急如焚,他不知道龐氏的後院究竟有什麼?但一個強烈的直覺告訴他,應該要去看看。

於是霍霖封大步朝龐氏的後院走去,沐將軍和其他人急忙跟在後麵,龐氏雖然奇怪,但也急忙吩咐一個丫鬟提上燈籠,著急的跟在後麵。

龐氏的後院不算大,那裡就隻有一間簡陋的木屋,木屋一側有顆大樹,茂密的樹葉遮擋在木屋上方,使得木屋周圍更是黑漆漆的一片。

要不是身後有個丫鬟提著燈籠,他們很難看清周圍的事物。

當幾人剛剛來到後院,卻發現楊朝明也剛從後院的屋子裡出來。

隻見他渾身臟兮兮的,頭髮又蓬又亂,下身隻穿著一條破爛的褲子,臟兮兮的手正在繫著褲腰帶,此時大冷天的,他的上身卻光著個膀子。

楊朝明的臉上不但帶著滿足的笑意,而他的肩上,正搭著一件女人的外衫,最重要的是,那件外衫,就是今天沐雲西穿的鵝黃色外衫。

霍霖封在看見那件外衫的一瞬間,眼裡立馬閃現出猩紅的殺意,他以閃電般的速度移到楊朝明麵前,旋身一腳將楊朝明踢飛了撞在旁邊的一棵大樹上。

“噗!”楊朝明臉上的笑意的都還冇有消失,就砰的砸到了地麵上,口裡也立馬突出一口鮮血。

霍霖封冇看地上的楊朝明,而是大步跑到楊朝明剛纔出來的屋子門口,虛掩的門裡黑漆漆的,但還是有一股難聞的汙濁之氣撲麵而來,霍霖封一下子止住了腳步。

這一刻,他突然膽怯了,也冇有了伸手去推門的勇氣,他怕看見裡麵的情景,會讓他受不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