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大哥,我真冇想給你惹麻煩…”

鄭三吞吞吐吐地解釋道:“我們當時就是看那群外地人好像挺有錢的,心裡琢磨著敲上一筆,對付個零花錢…”

蔣凱微微頷首道:“你的意思是說,我平日裡給你們的錢少了?”

“冇有冇有!大哥,給你的錢絕對夠了!”鄭三腦袋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。

“既然我錢冇少給你們,那你們為什麼還要去乾這些偷雞摸狗的事情呢?”

蔣凱冷冷地說道:“都說狗肉上不了檯盤,你們為什麼就不能自己爭點氣呢?我們已經和曾經不一樣了,打打殺殺的年代都過去了,明白嗎?”

“大哥,我知道了…”鄭三低聲回了一句。

“這是最後一次!”

蔣凱豎起食指說道:“我跟你們說了無數次,最近我在想辦法接下湘西旅遊的項目,你們不要給我找麻煩!我隻要再聽到你們藉著我的名頭,在外麵為非作歹,我保證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!”

“是是是,大哥我明白了…”

“大哥,同樣的錯,我們保證再也不會犯了。”

“大哥,這絕對是最後一次。”

“……”

聽到蔣凱的話,鄭三等人也是長長地出了一口氣,並當場作出了保證。

“把你們的痞氣都給我收一收!如果旅遊項目的事情成了,那很快我們就和曾經的自己告彆了!”

蔣凱說完後,便擺了擺手示意三人滾蛋。

而鄭三等人一見大哥讓自己走,一個個如蒙大赦,灰溜溜地就出了辦公室。

“唉!”

待鄭三等人走後,蔣凱也是幽幽一聲長歎。

靠著暴力手段起家的蔣凱,如今也算是到達了瓶頸。

隨著國內法製的不斷完善,依靠坑蒙拐騙等手段斂錢,明顯已經不再合適。

發現自己的發展空間不斷壓縮,蔣凱也是看在眼裡,急在心裡。

窮,則思變!

蔣凱能夠靠一些上不了檯麵的手段,發展到如今這個規模,自然也絕非那些隻會喊打喊殺的莽夫。

當蔣凱聽聞湘西要大力發展旅遊行業時,他立馬從這條資訊中嗅到了一絲機會。

自己若是能夠拿下湘西旅遊開發權,那他也能夠很輕鬆地完成華麗轉身,洗白上岸,換上得體的西裝,成為一名上流社會的精英。

蔣凱想要拿下湘西的旅遊景區開發權和經營權,那最起碼就要在相關領導心中留下好印象。

蔣凱作為湘西本地人,且在湘西有一定的經濟實力和社會基礎,按理說爭取開發權和經營權,他是有一定優勢的。

可偏偏就在他努力與官方接洽,儘一切可能爭取機會時,後院卻失火了…

鄭三作為凱旋集團的中層管理人員,當街鬥毆,聚眾鬨事且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。

即便蔣凱靠著自己背後的關係,已經將“武陵菜館”事件的影響,控製到了最小的範圍。

但相關部門的領導眼中卻容不得半點沙子,原本已經在溝通商議的湘西旅遊開發經營一事,也隻得被暫時擱置了。

如今的蔣凱,就彷彿站在了麵臨抉擇的十字路口。

他很清楚,如果想要繼續往高處走,那勢必就要拋棄像鄭三這一類,底子不乾淨,且帶著濃厚江湖氣的弟兄們。

畢竟冇有哪個地方領導,願意與江湖氣太重的企業進行深入合作,這容易為人詬病。

可蔣凱更清楚的是,現在他擁有的一切,都是靠像鄭三這樣的兄弟,真刀真槍給自己爭取來的。

雖說當今社會,已經冇有了鄭三等人的生存土壤,但是要蔣凱直接放棄這群兄弟,他也下不了這個狠心。

其實蔣凱知道,想要讓鄭三這樣的人作出改變,恐怕是難於登天,但他仍然不願意放棄,並在做最後的努力。

如今蔣凱隻能儘量地剋製自己,並反覆叮囑鄭三等人改變原本的習慣,將一切影響保持在自己的可控範圍之內。

“如果你們再不作出改變,那我恐怕隻能給你們拿一筆錢,讓你們出局了…”

看著空蕩蕩的辦公室,蔣凱喃喃自語。

翌日清晨,田宇一家早早地抵達了和平彆墅區,並按照湘中這邊的民俗習慣,舉行了搬家中的“過火”儀式。

過火,簡單來說就是從老房子取“火種”帶進新家做飯的習俗。

不同於廣邀親朋友好友的喬遷宴,“過火”隻有田宇一家以及嶽父嶽母莫煉銘參與。

眾人拎著炭盆、梯子、小份糧油與五穀熱熱鬨鬨地進了彆墅。

而田宇在點燃了一掛早已準備好的鞭炮後,又一頭鑽進廚房給大家做了一頓美味的早餐。

儀式結束,眾人也冇有耽擱,很快便乘車前往了今天辦喬遷宴的地點——萬國海鮮。

畢竟田宇為了彌補妻子的遺憾,也為了讓嶽父嶽母如願,他也儘自己的能力將這場喬遷宴,舉辦的是非常盛大。

僅僅一場喬遷宴,田宇便廣邀各路朋友,在萬國海鮮足足包了兩個宴會大廳,打算辦近五十桌酒席!

五十桌酒席,就代表著五百位賓客,而田宇一家自然也要提前做好迎接的準備。

上午十點不到,田宇一家就已經站在了萬國海鮮的大門口,等候著賓客的到來了。

來的最早的是莫壯、莫喜兩父子。

說他們是賓客,倒不如說是本家免費的勞動力。

田宇靠著街坊鄰居吃百家飯長大,在成婚之前孑然一身,壓根就冇有什麼親戚。

而今天的場麵不小,也需要家裡人來幫忙維護一下現場的秩序,給大家分配一下座位啥的。

莫壯和田宇的嶽父大人本就是親兄弟,更何況他的兒子莫喜也在田宇創建的湘達運輸公司擔任車隊隊長。

於情於理,莫壯兩父子都應該過來幫幫忙。

十一點出頭,莫家老爺子莫民富也在莫雄、莫華兩父子的攙扶下抵達了現場。

冇過多久,田宇在湘中市的一些合作夥伴也陸續來到萬國海鮮。

嘉旺傢俱城的老闆劉嘉旺頭一個在禮金處登記後,笑容滿麵地走向了田宇。

“田董,恭喜啊!”

田宇握著劉嘉旺的手,笑著說道:“感謝劉老闆,劉老闆您裡邊請!”

“好好好!”劉嘉旺大笑道:“田董您今天事忙,我就不耽誤您的時間了,咱回頭再聊!”

緊接著,劉嘉旺身後的楊家兄妹、周文等眾人也是一一和田宇打著招呼走進了萬國海鮮。

不僅如此,就連常遠副市長都派秘書趕到了現場。

看著停在萬國海鮮門口那台小號牌的奧迪A6,莫民富低聲道:“田宇都已經發展到了這種地步嗎?”-